<noframes id="3n333"><address id="3n333"></address>
    <noframes id="3n333"><listing id="3n333"></listing>

        <address id="3n333"><th id="3n333"><meter id="3n333"></meter></th></address>

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
        > 企業文化 > 文化建設


        我的童年 我的年


        發布日期:2021-02-26 信息來源:房地產公司 作者:陳均宏 字號:[ ] 分享

        我的家鄉位于陜西省南部,擁有一個吉祥的名字“安康”,我的老家是在安康恒口的一個小山村里,作為一個60后的我來說,小時候過年就成為我一年中最大的期盼,最激動人心的狂歡和最深刻的記憶。

        在小時侯,我的家鄉還比較貧窮,沒有自來水、也不通電、更沒有電視,吃水是自家挖出來的泉水井,照明還是煤油燈,交通基本靠走、通信基本靠吼,一年也難得吃上幾口肉,所以,只有過年的時候才能吃上肉、才能穿上新衣服、才能盡情的玩耍。在我的記憶里,從大年三十開始,全家老小就開始忙碌,掃房子、貼對聯、放鞭炮,我最喜歡就是貼對聯和放鞭炮,那時侯貼對聯沒有膠水,都是母親自己用面粉制作的糨糊,對聯也是父親找個有文化的人給幫忙寫的,不管大門小門每個門都要貼上對聯,還有大門和堂屋的墻上都要貼上門神和年畫,我也是跟著大人湊熱鬧幫幫小忙,經過一個上午的忙乎,整個房屋煥然一新,充滿著祥和喜慶的過年氣氛。

        我們鄉下團年都是中午吃團年飯,把做好的一大桌美味佳肴擺在堂屋的八仙大桌上,開始放鞭炮,鞭炮結束才能開始吃飯。我記得那時看見一大桌菜,口水都快流出來了,迫不及待的想開吃。三十晚上也沒電視看,一家人只有圍在火盆旁嘮家常,我們小孩就跑在外面放鞭炮,冷了就趕緊跑回屋烤烤手。

        大年初一是走親戚的時間,小孩子們穿上嶄新的衣服,跟隨大人一塊走親戚,其目的就是為了出去玩和掙那幾毛錢的壓歲錢。那時走親戚都是背著挑著“人情”去拜年的,米面、糧油、鹽和醋都可以作為“人情”的禮品相送。我家親戚比較多,你來我往走動,走到誰家就吃到誰家住在誰家,來回走動將近半個月,送出去的禮,轉來轉去最后可能又收回來,有時被揉的只剩一個包裝紙了。整個正月都是年,雖說不停走動串門比較疲憊,但彰顯了那個時代濃濃的人情味,也體現了我們中國年的獨有魅力。

         隨著年齡的增長,回憶往昔,1985年的春節讓我記憶最為深刻,永生難忘。那個春節是我參加對越自衛反擊戰,在前線戰場上過的一個年。三十晚上除了安排兩個戰士站崗值班外,我們一個班都圍在一起包餃子,大家齊動手,沒有歡聲笑語,整個場面顯得非常寂靜,因為大家還在為前幾天犧牲的幾個戰友傷感沉默。初一的早晨,我們全班吃完餃子,拿了槍和子彈,對著天空開槍放鞭炮,盡情釋放著對敵人的憤怒。晚上,趟在床上,淚水打濕了我的軍被,想我的父母,想家鄉的親人,想起犧牲的戰友,這一夜我徹夜難眠。第二天,我和幾個戰友又踏上了執行偵察任務的征途。

        春節是吉慶祥和、溫馨歡樂的節日,也是親人團聚、家庭聯歡的熱鬧日子。過的就是一個濃濃的親人味,就是“全”與“合”的家庭聯歡,“團”與“圓”的親情體現。千百年來,春節蘊含著我們的來路和去處,不論你是在天南海北打拼生活,還是在五湖四海求知奮斗;不論春運是一票難求,還是天寒地凍、“雪大如席”,讓回家變得漫長而遙遠,大家都會迫不及待地在除夕這個特定的時間趕回故里。不只是為吃一頓餃子,湊一番熱鬧,而是為了祭拜先祖、承歡父母、盡作為子孫后輩、為人子女、為人父母的義務和責任。

        歲月無情,轉瞬間我已步入中年。在我55年的人生旅途中,由于時代和環境不同,“年”在我腦海里的烙印深淺不一,濃淡各異,但最讓我念念不忘的還是我兒時過的那種醇厚歡快的“年”。






        【打印】 【關閉】
        瀏覽次數:
    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成年片黄色大片网站视频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心悦网